伤逝读后感2000字

2022-12-17 伤逝 读后感2000字 鲁迅作品读后感2000字 451 浏览

简介《伤逝》是由鲁迅编著的小说类书籍,出版以来广受读者好评。以下范文由读书感悟小编为大家整理,内容涵盖"伤逝读后感2000字"",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其实初读文本的时候,我也被涓生的“诚恳”打动,虽遗憾子君的死亡,但觉得涓生也有如他所言的无奈和悲哀。但如果深入研究叙述人通过第一人称“我”所建构的一整套完整的叙述策略,我们或许可以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待这片貌似真诚的《忏悔录》。

  文章一开头就是“时光过得真快,我爱子君,仗着她逃出这寂静和空虚已经满一年了”,然后开始描写他曾子君共同生活过的屋子是怎样一如既往来反衬子君已逝的物是人非。通过对子君的想念,文章很自然地过渡到对他们爱情故事来龙去脉的回忆和讲述之中。

  想起二人相识相爱之际从如何志趣相投地谈论家庭专制、谈论男女平等、谈论泰戈尔和雪莱,子君又是如何坚决勇敢地说出“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之后一无反顾的与涓生结合,追求自己所以为的幸福和自由。爱情的热恋期是在暮春时节,经济拮据的二人或筹款或变卖首饰以组建家庭,生活得宁静而幸福。

  但是宁静和幸福没多久便开始凝固,宁静到成为生活里的一滩死水。小说热恋故事的“我”很快被叙述者所丢弃,先是隐隐约约指责子君说她并非真正领悟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继而她没有先前那么幽静善于体贴了、指责她见识浅薄,似乎将先前所知道的全都忘掉了,还认为自己忍受生活的各种苦痛都是因为子君。
伤逝
  在这一大段描绘热恋是如何走向冷却和冷漠的叙述中,可以发现涓生是选择性地压抑了子君的故事,并对她进行评判。同时模拟着《忏悔录》般的真诚书写,将《伤逝》的伤投射到令人同情的状态,从而逃避子君因自己而死我可能带来的道德指控。涓生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操纵着叙事,手记便成为他叙述的有意图的指示性行为,同时也是男性进行自我疗救的手段之一,目的就是重建一个完整的自我。

  “我活着,我总得向新的生路跨出去。”

  表面上对“伤”的忏悔是书写,实际上不如说是一种自我辩护,一种不想沉于忏悔之中的自我拯救。但由于涓生最后向抛弃小狗阿随一样抛弃了子君而导致其死亡,所以这种自我辩护带有很强的反讽意味。

  服务于整个手记自我辩护目的的,还有回溯性叙事的选择性书写,也就是对子君话语的压抑。这种回忆话语的使用别具性别深意,体现出一种男性化与对女性的压制,篡改和消解。

  涓生认为自己主要的错误便是他对“真实”矢志不渝的忠诚,“我不应该将真实说给子君,我们相爱过,我应该永久奉献她我的说谎”。

  当涓生得知子君的死讯,当即明白子君的死与自己说出真实有直接联系,也明白自君死于“无爱的人间”。但是他并没有反思自己所信奉的“真实”与“无爱的人间”之间潜在的关联,更不从深思自己在“无爱的人间”中所扮演的角色——自己也是造就“无爱的人间”的帮凶。

  “我要向着新的生路跨进第一步去,我要将真实深深地藏在心的创伤中,默默地前行。”

  这个看似不痛不痒的表述实际上表征着现代主体所承受着的深重危机,同时再次体现涓生回溯式的第一人称写作是一种暴力行为,只是用来抵消对已故女人的记忆。

  五四时期中国对西方话语存在径直直取的现象,听到西方宣扬女性解放、自由恋爱、精神独立便也有样学样,引发青年追随热潮,而鲁迅通过《伤逝》直接和西方话语中构建的现代女性解放议题进行对抗。子君为了实现自由恋爱而高声宣判的那一句“我是我自己的”便是对易卜生著名戏剧《玩偶之家》的直接引用。

  独立自由的新女性将娜拉的名言“我只对我自己富有神圣的责任”奉为价值圭臬,极力追求恋爱自由的权利,但却忽视了这一现代性价值理念的虚妄性和乌托邦色彩以及潜藏着的现代语境中男性中心主义的诱惑性。

  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的演讲中也指出,出走后的娜拉“不是堕落,就是回来”的悲惨境遇,强烈质疑《玩偶之家》中建构的有关女性解放的乌托邦神话。如若缺少强大有力的社会环境和制度保障,那么觉醒者娜拉如何经受住现实处境、经济压力和生活多重打击?这一现代性价值理念和理念创造者是否在为男性中心主义做一种虚伪而精致的包装?

  我们可以看到是涓生自己向子君灌输西方文学新知,才将她从传统中“解放”出来。也是他自己通过使用舶来的求爱礼仪,才吸引子君接受那些所谓自由恋爱的理想。叙事人在两个场合提及西方浪漫派诗人和易卜生的名字,指涉着一套以性别为基础的西方话语这挪用到自由恋爱之中,但一年后他又用同样的一套虚伪的话语策略说服子君放弃他们的爱情。当同一种西方话语被自由推拉调用在两种相背离的目的之间时,易卜生笔下的现代女性自由恋爱神话被解构。

  西方现代性话语承诺了一个至善至美的理想目标,但这个承诺并未考虑女性这一弱势群体的内在要求,只是打着女性解放的旗号将种种男性意志强加于女性,将女性塑造成没有自身本质的他者,以普遍主义的价值观遮蔽了不同群体的内在需要。“娜拉出走”甚至可以看做现代男权价值观抛给弱势女性群体的话语圈套。

  无论现代男权价值观在目前显得多么沉寂,它也许仍是我们文化中最普遍的思想意识、最根本的权利概念,而要冲破这个网罗,现代的娜拉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 2

相关文章

书籍简介

  • 伤逝

    伤逝

    鲁迅小说 175人浏览

      《伤逝》是现代文学家鲁迅于1925年创作的一部以爱情为题材反映五四时期知识分子命运的短篇小说。小说以主人公涓生哀婉悲愤的内心独白的方式,讲述了他和子君冲破封建势力的重重阻碍,追求婚姻自主建立起了一个温馨的家庭,但不久爱情归于失败,最终以一“伤”一“逝”结局。  小说通过涓生、子君始以争取个性解放......